股票配资,股票配资平台,股票配资公司,股票配资返佣,股票配资网站,股票配售,场外配资,配资炒股,配资公司,配资平台,在线配资,期货配资,配资网,配资门户,炒股配资,配资开户,在线配资平台,股票配资门户,股票配资网,配资,配资查询,线上配资,股指配资,配资巴士,配资114,配资114查询
 
 
  当前位置:股票配资 > 全球市场 >

承兴爆雷启示录:举债百亿逆向扩张 期限错配掉入无底洞

时间:2019-07-18 10:2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
摘要

【承兴爆雷启示录:举债百亿逆向扩张 期限错配掉入无底洞】7月16日早间,A股上市公司法尔胜(000890.SZ)披露了一则公告:子公司上海摩山商业保理有限公司(下称“摩山保理”),对博信股份(600083.SH)实际控制人罗静实际控制的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(更名前为“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”,为表述方便,下称“广州承兴”)等相关方,存在本金合计超过29.3亿元的保理融资款未收回。(第一财经)


K图 02662_0

  7月16日早间,A股上市公司(600083.SH)实际控制人罗静实际控制的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(更名前为“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”,为表述方便,下称“广州承兴”)等相关方,存在本金合计超过29.3亿元的保理融资款未收回。

  在摩山保理的29.3亿元保理融资,并非承兴系供应链融资的全部。自从7月5日罗静被刑事拘留后,“承兴爆雷事件”不断发酵。包括已经曝光的中国、中国区合作伙伴,2006年广州承兴成立。2007年跻身国内发行信用卡。此后数年中,又成为公司、终端福建分公司的7147万元应收账款。湘财证券在一款名为“金汇1号”的产品说明中,则称资金用于受让广州承兴因销售货物产生的应收账款债权,债务人为符合条件的大型央企或上市公司。

  尽管看起来实力强大,但至少在2015年或更早之前,承兴国际可能还是一家品牌服务商,以为企业提供市场营销方案为主营业务。公司大事年表显示,2011年、2012年,该公司与合作,成为等主体为的融资。根据当时披露,中信建投是此次收购的财务顾问,向China Base提供融资共计约7亿港元,其中约5.15亿元为扣除定金后的收购对价,另外约1.85亿港元用于其他股东接受要约时付款。

  作为融资担保措施,China Base将收购而来的股份,质押给中信建投,并由罗静提供个人担保。而根据中信建投7月10日披露,资金提供方为中信建投国际,金额约为7亿港元,实际使用约5亿港元,China Base为此提供了股权及约2亿港元现金抵押。

  收购博信股份控制权时,所需资金可能同样来自融资。相较于奕达国际,收购博信股份的代价更为高昂,转让价达23元/股,收购款合计达到15.02亿元。而作为收购主体的苏州晟隽,在双方签订初步协议的2017年7月3日才成立,注册资金 2 亿元。

  而苏州晟隽作为持股主体,本身并无资金实力,支付的15亿元收购款全部来自股东广州承兴。2015年7月,该公司在回复监管问询时披露,除了2亿元股东注册资本金外,剩余部分全部为广州承兴自有资金。

  而广州承兴资金状况也难言宽裕。根据博信股份披露,2016年,广州承兴营业收入190.8亿元,净利润只有4088万元,同期货币资金5.05亿元,可变现的理财产品余额5.46亿元,应收款、其他应收款合计达37.8亿元以上。百亿级的营业收入,真实性存疑。

  期限错配的无底洞

  累计金额超百亿元的融资可能并未完全用于支付收购款。无论是已经更名为承兴国际控股的奕达国际,还是博信股份,被承兴系收购之后,自身造血能力都未见明显改观。

  财报数据显示, 2016年至2017年财年,承兴国际控股实现营业收入29.34亿元,同比增长530%,净利润4500万港元,一举扭转此前多年亏损局面。2017年至2018年财年,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34.44亿港元,同比增长 17.4%,净利润0.86亿港元,同比增长 90.7%。

  经营大幅改善,产生的现金流却难以为继。数据显示,上述两个财年,承兴国际控股经营净现金流均为负数,分别为-2.08亿港元、-599万港元,2018财年的融资净现金流亦为-3170万港元。

  面对骤然增长的业绩,承兴国际控股对“主要客户”一项的披露却语焉不详。财报显示,2017年财年,其对前三名客户的销售额,分别达11.96亿港元、8.04亿港元、4.01亿港元,合计金额达24亿港元,占其全年营业收入的80%以上,该公司却未披露客户的具体信息。

  收购时间较短的博信股份,经营情况基本没有改变。2018年,该公司营业收入、净利润分别为15.66亿元、-5244万元。因应收账款计提、子公司营业收入确认问题,其2018年年报还被审计机构出具保留意见。

  与承兴国际控股一样,博信股份的现金流也是捉襟见肘。2018年,博信股份的经营性、投资净现金流分别为-9635万元、-1904万元,只有经营性现金流为正流入,金额1.1亿元。

  在此情况下,承兴国际控股、博信股份的现金流,似乎都依赖关联方输血。这种情况在承兴国际控股表现更为明显。

  财报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6月底,承兴国际控股从第三方取得贷款7.62亿元人民币,罗静及其名下一家关联公司担保,年化利率高达8.5%至9.5%。该公司明确提及,这笔贷款以关联方贸易应收款做抵押,但未披露关联方具体信息。

  这不是全部。承兴国际控股的融资与关联方高度相关。2018财年,该公司偿还关联公司款项28.27亿港元,从关联公司预收款项28.36亿港元——这似乎说明,其34.44亿港元的营业收入中80%以上来自关联方。

  博信股份同样如此。2017年11月、2018年1月,博信股份分别从苏州晟隽无偿借款1900 万元、5亿元,无固定还款期限,借款利率为0%。2018年10月,苏州晟隽又将无偿借款金额增加到7亿元。2019年4月,博信股份又从关联方获得 8880 万元无偿借款。

  收购而来的上市公司不断“吸血”,承兴系自身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。根据上述数据计算,2014年至2016年,短短的3年时间,广州承兴的营业收入便大幅增长了近180亿元,累计增幅高达16倍以上,平均复合增长率高达533%以上,总资产则比2014年增长了3.3倍以上,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1.1倍以上,但净利润却比2013年大幅下降了45%左右。

  “从目前暴露出来的问题看,像承兴这样的贸易型公司,自身实力是不足的,很难从金融机构获得信用,业务也支撑不了那么大的融资规模,但为了自身扩张,就选了一个市场比较认可的融资工具获得资金。”华南某股份制银行中高层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,这种融资工具往往具有短债长用的特征。

  承兴系的应收账款融资,恰恰以短期为主。可查信息显示,2014年,广州承兴在北京某资管公司的一笔5700万元融资,期限只有6个月。2016年在湘财证券进行的一笔融资,期限只有0.95年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